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视频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2015年山西省旅游扶贫大会战掠影

2015-04-21 15:15:01 来源:忻州网 作者:姜剑波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清明节前夕,记者从“黄河入晋第一村”老牛湾开始,沿全长1065公里的山西省沿黄扶贫旅游公路驱车南下,西瞰黄河峡谷九曲回肠,东望吕梁山脉千峰浑莽,那一座座山环水绕中的美丽乡村,恰如春阳中竞相盛开的妖娆桃杏,点染着荒芜一冬的沟壑、梁峁、峰峦。

\
 

  清明节前夕,记者从“黄河入晋第一村”老牛湾开始,沿全长1065公里的山西省沿黄扶贫旅游公路驱车南下,西瞰黄河峡谷九曲回肠,东望吕梁山脉千峰浑莽,那一座座山环水绕中的美丽乡村,恰如春阳中竞相盛开的妖娆桃杏,点染着荒芜一冬的沟壑、梁峁、峰峦。

  然而,“忽听浪声浩长空”,年初山西省政府“将旅游业打造成全省七大非煤产业之首”重大决策的出台和《开展乡村旅游富民工程推进旅游扶贫工作实施意见》的签发,如壶口瀑布涛声动地的“三月桃花汛”般,打破了这长久以来的平静,这条投资近30个亿,并于2009年就全线通车,连接起老牛湾、娘娘滩、李家山、克难破等74个全国乡村旅游扶贫重点村的景观大道,终于肩负起它应有的旅游扶贫历史使命。

  亲不过我这水来,爱不过我这山

  “河曲保德州,十年九不收。男人走口外,女人挖野菜。”这首已经流传了数百年的民谣,是对偏关县(曾属河曲县)老牛湾村贫困面貌的最佳描述。而当记者真正站在想象中残阳衰草的老牛湾望河楼前,看到的却是一幅碧波荡漾、渔舟晚归的恬美山水画卷。“天下哟黄河九十九道弯,亲不过我这水来,爱不过我这山。”村民吕瑞良渔舟晚归,歌声在长城、黄河间回荡。

  村支书吕成贵告诉记者,没搞旅游时,全村人均年收入只有几百元。如今,全村在旅游扶贫政策的指引下,全村51户村民中有23家户搞起了农(渔)家乐,有的还组建了游艇公司、承包了沿河酒吧、开展了网箱养殖,农民人均纯收入已经从2004年的1580元提高到去年的10000元。

  老牛湾的旅游扶贫之路要从1998年万家寨水库下闸蓄水说起,当全长70多公里的高峡平湖横空出世,所有人都被“黄河长城交汇处”——老牛湾惊世骇俗的美景惊呆了,国内外摄影家、艺术家、户外运动爱好者纷至沓来,中央电视台及《人民日报》《中国国家地理》等主流媒体争相报道,短短十余年,老牛湾从一个普通山村变成了国内外游客垂青的旅游胜地。

  “2004年,偏关县政府引进内蒙古河西置业有限公司,对老牛湾进行整体开发,他们不仅回收了核心景区的空置民房,也给农民派发了相应安置资金,然而承诺一个多亿的投资至今兑现不足3000万。当然,这和当时老牛湾闭塞的环境有一定关系。”吕贵成说。

  为了引来更多客流,同时彻底解决开发商的后顾之忧,2007年,偏关县政府借助山西省建设沿黄扶贫旅游公路的契机,自筹资金380万元修通了万家寨至老牛湾乡村旅游公路。村民郭帅生说:“要想富,先修路,路通了,自然一切也就顺当了”。

  随着交通改善、客流增加,老牛湾独有的农(渔)家乐+创作基地+观光休闲+户外运动旅游模式顺势形成,老百姓主动承担起义务宣传员角色,县政府则通过举办各类画展、摄影展、艺术节提高景区知名度,旅游风头一时间无两。然而,以2009年景区销售60元门票为拐点,村民与开发商的矛盾迅速激化,旅游发展受到了阻滞、景区形象受到了损害。

  应该说,景区有了门票,开发商就有了积极性,然而村民对此并不买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说:“这就是借鸡下蛋嘛,风景是老天爷和老祖宗给的,收了门票人还会来吗?”吕成贵说:“每天都要调解三到五次,晚上还开村民代表会进行协商,一条一条讨论,一项一项解决。”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景区答应给农(渔)家乐预约游客门票半价优惠的条件下暂时收场。

  然而这种看似平衡、实则没有公正可言的做法,不仅使原本淳朴的村民陷入到拉客、欺客、宰客的恶性竞争中,同时也引发了游客的反感。直至2009年,大学生村官何蛟创办起第一家乡村旅游专业合作社,才让矛盾双方的视线从无序“斗争”转向了有序“竞争”。

  何蛟是2007年到老牛湾担任村党支部副书记的。“要跳出老牛湾看老牛湾,我们不要为了抢一个窝头,丢了满汉全席。”他说,“通过制定系列章程制度、村规民约,组织农家乐代表外出考察学习,拉客宰客的现象少了,村民们开始在提高接待水平、提倡诚信经营、提高生产规模、提升景区名气上下功夫,口碑好了起来,游客多起来了,那个淳朴善良的老牛湾又回来了。”

  于此同时,景区开始与携程、驴妈妈、去哪儿、途牛等主流网媒和国内知名户外运动组织展开合作营销。“线上营销和口碑营销一直是老牛湾景区推广的法宝,通过撰写攻略、组织活动、倡导公益等形式,老牛湾逐渐成为国内外户外运动和摄影爱好者的天堂。”何蛟介绍道,“随着老牛湾知名度的增加,许多国际旅游组织开始主动找上门来。2010年,老牛湾与韩国全罗北道达成意向,在元旦期间举办了包括韩国、德国、保加利亚等200多名国际徒步爱好者在内的“第一届迎新年·老牛湾长城黄河国际徒步大会”。从此,国际旅游市场向老牛湾敞开了大门:2013年,“黄河国际滑冰挑战赛”举办成功,老牛湾被定为永久会址;2014年,马来西亚《光华日报》长城万里行远征团专程来到老牛湾……连续几年下来,老牛湾接待入境游客达到一万人次。

  “去年,老牛湾投资上千万元完成环村步游道、旅游厕所、标志标牌、防护栏杆、游艇码头等基础设施建设,申报成功了省级风景名胜区和旅游度假区,全村接待游客达到了12万人次。”已经成为老牛湾风景区管理中心市场开发科负责人的何蛟骄傲地告诉记者。

  扶一村富一村,富一村带一片

  离开老牛湾沿黄河南下,记者看到,在“万里黄河第一滩”河曲县娘娘滩,全长23公里滨河大道正在将石门、龙口、西口古渡等景观村落连接起来;在作为中央电视台联系村的临县李家山村,总投资1200万的民居保护和基础配套工程已经完成;在抗战期间“第二战区长官部”所在地吉县克难破村,阎锡山专用密道、望河亭、忠烈祠等景点,已经修缮完毕对外开放……

  沿黄一线只是山西省旅游扶贫大会战的西路战场,而更恢弘的战役将在15.6万平方公里的“表里山河”中全面展开。

  “从2015年到2020年,共扶持约300个贫困村开展乡村旅游,每年规划约50个贫困村,今年首先列出2000万专项补助资金,在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旅游局等确定的264个全国乡村旅游扶贫重点村,选择资源禀赋好、开发条件好、相对集中连片的贫困村,先行启动建设。”在2月6日召开的全省旅游工作会议上,山西省旅游局局长冯建平指出,“不管是列入国家乡村旅游扶贫试点村,还是省级层面重点扶持的旅游贫困村,政府都将在制定政策、分配资金、安排项目时重点倾斜,优先解决乡村旅游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能力欠缺、接待设施和接待能力不足等问题,保证扶一村富一村,富一村带一片。”

  记者了解到,在2013年将总投资达690.8亿元的45个旅游扶贫项目列入全省百企千村产业扶贫项目中之后,山西省政府又在2014年5月决定,在未来三年内,每年从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中切出1500万元专项资金重点扶持乡村旅游;同年7月,山西省旅游局还根据发展美、生活美、环境美、人文美、风光美等5项评选标准和推荐条件,在全省范围内评选出第一批65个“最美旅游村”;而今年初由山西省政府签发的《开展乡村旅游富民工程推进旅游扶贫工作实施意见》,恰如从克难破西边传入耳中的壶口瀑布磅礴春涛,将旅游扶贫推向“新常态”下山西省“综改转型”的风口浪尖。

  记者想到,这声震三晋的春涛,不正是新一年山西省乡村旅游扶贫大会战的鼙鼓声吗?

相关热词搜索:山西省 大会战 掠影

上一篇:中国旅游报介绍老牛湾入境旅游发展经验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体育  
忻州论坛
更多>>